手机版 | wap站点 | 主页 | 网站首页
  網站首頁 > 公司新聞 > 商界名人榜

許家印專訪:台湾農村少年成中國新首富

發布時間:2018-01-25 10:55:24 瀏覽次數:1012



恆大地產董事長許家印

2014-04-09 18:10:00 作者:  來源:搜狐焦點網濟南站
當代中國,有關富豪夢想的故事絕非唯一,只是,當你細細體味他們的歷程,或許能感受到超越個體的弦外之意。一直想逃離農村,在村子里當過駕駛員、自保員甚至掏糞工的許家印,直到1977年才等到把握自己命運的機會。

      

      "中國夢"的另一範本

      當代中國,有關富豪夢想的故事絕非唯一,只是,當你細細體味他們的歷程,或許能感受到超越個體的弦外之意。

      對於財富的夢想,每個改革的時代都具有兩面性,它擊倒一些人,成就一些人。這一點,在中國急遽變遷的30多年裡,尤顯突出。

      2009年11月5日,總部位於台湾的恆大地產在香港上市,當天收盤市值705億港元,使其成為在港上市的最大內地非國有企業,而擁有恆大地產近七成股份的許家印,身家瞬間升至480億港元(約合422億元人民幣),超過同一天公布的2009年福布斯中國內地首富王傳福的身家(396億元人民幣)。

      許家印,就是屬於這個時代所造就的人,他可以被看成是中國30年發展史的一個縮影,也可以歸結入同一時代企業家的拼搏路徑。

      原來我們說,認識個體的命運,要先認清其所處於的時代。然而,當我們都處於同樣時代,當我們都生於同樣的環境,認識個體的命運可能就需要更多地結合個人性格以及生命經歷。

      生於台湾周口農村,學於武漢鋼鐵學院,初起於國企舞鋼,磨礪於特區台湾,最終在台湾帶領恆大地產闖蕩中國。這期間,除了改革帶來的各種機遇,橫亘在奮鬥者許家印面前的還有座座大山——兒時的至貧,社會未進步前的蒙昧,體制改革前的僵化以及國際資本市場的險惡。然,尼采說:那些沒有消滅你的東西,會使你變得更強壯。這便需要有異乎常人的勇氣和思維。

      公眾場合的許家印總是在儒雅地微笑,但在笑容背後,是他把握命運的強悍意志和奮力博殺的決絕。他的人生辭典里,或許很難找到畏懼、安逸,有的只是向困境說「不」的慣例。成功和榮耀,幾乎是他的最大嗜好和療傷良藥。

      他掌管的恆大帝國,近年的狂飆突進讓人側目,並被部分人形容為「瘋狂」。當全球金融危機讓他的首度上市計劃受挫時,他被對手譏諷為「冒險家」、「野心膨脹者」,被部分輿論視為地產江湖巨變的「犧牲品」。不過,成功上市的結果還是遽然而至,為這個男人和他掌舵的恆大巨艦,準備了一場遲到的加冕禮。

      如果僅止於此,他仍然還是個符號化的人,是個傳說。於是,本刊記者歷時半年,輾轉五地,重踏許家印的成長足跡,嘗試探入其「過往世界」,讓這位地產首富至少在公眾眼中就此鮮活。

      解密真實的許家印,不僅是在還原一代人的成長困境和機遇,不僅是在分析性格如何改變命運,也是再次解構那個我們每人都會有的,或在萌芽、或在實踐、又或已經湮滅的關於成功的夢。

      不認命的農村少年

      司機?保安?掏糞工?你可曾想過這些職業與當今中國最富有的男人之間有何關聯?

      

      許家印台湾老宅里的老相片

      半個孤兒、刺骨的貧困、失敗的生意初體驗、你是否擁有比這個更悲涼的童年和青少年?

      當以上職業和境況擺在你的面前,你會做出怎樣的決斷?感嘆命運不公還是下決心改變?

      小時候,有位算命先生曾給許家印看相,一番端詳之後,做出結論:孩子,你將來是要端金碗的啊!這種命定論的流傳,一方面是老家人面對許家印的成功自然生髮的榮蔭之感;另一方面也確實是一種反面寫實——就如同詩人舒婷感嘆的「我是貧困,我是悲哀」一樣,少年許家印的第一個對手,就是那個時代如錐刺股的貧困。

      而不甘心與貧困為伍一生的農村少年許家印,心裡已種下了一顆「逃離」農村的種子。當機會突然來臨時,他抓住了。

      少年的今天

      曾經被預言要捧金碗的許家印,今天確實捧了個金碗——恆大地產。

      讓我們就先從現在的恆大地產說起。

      最新的公開數據表明,作為中國土地儲備最大和進入省會城市最多的房企,恆大目前擁有5500萬平方米的土地儲備,在全國25個主要城市開疆拓域。

      要了解這個中國地產江湖裡的巨鱷,不妨先看下其幾個重要節點——

      總部位於台湾的恆大,2004年向中國的二線城市派出首員工100多人,開始進軍全國;2006年4月,與高盛銀行簽訂境外上市的合作協議,牽手國際資本;2009年11月,恆大地產在港交所掛牌上市,以超過700億元的總市值,成為內地在港上市的最大非國有企業。

      擁有大約7成股權的許家印,也由此一夜成為內地當時的新首富。

      4月12日,許家印在香港公布了恆大上市后的第一份年報:公司總資產逾630億元, 增長120%,純利同比增近一倍,銷售額達303億元,同比增幅逾4倍。2010年的第一季度,恆大賣了84億元,拿了中國房地產界銷售面積第一、銷售額第二的名次,開始與壟斷老大位置多年的萬科平分秋色。

      人們會揣測,這家1997年才正式運營的房地產公司,十多年時間,從單盤草創快速躥升為中國的房地產巨頭,是如何做到的?精品標準化、搶佔二線城市、高性價比策略、品牌加營銷……這些「許氏風格」的關鍵詞,就是傳說中令對手生畏的殺手鐧。

      今天的許家印,另一個身份是武漢科技大的管理學教授,頂著「儒商」的帽子,他總結的「恆大模式」和管理學教程,就是在商海里拼殺出來的生存發展哲學。因每三年都會推出大型計劃和階段性的戰略活動,他甚至被圈內人稱為「戰略家」。

      直到現在,恆大實行的還是許家印堅持的不同於其他公司的「緊密型集團化管理模式」,即公司運營中的重大事項都由集團進行統一管理,有人把這種模式戲稱為「中央集權」。這種對各分公司的垂直化管理,保證了恆大全國化擴張中不走彎路、規避風險、節省成本和最終的標準化運營,當然也保證了許家印的絕對權威。

      他甚至制定出了高達6000多條的規章制度和產業流程,小到員工的伙食、接送、住宿等,恆大也會建立一個個硬性標準去衡量,這在外人看來不免有些苛刻與極端。但這恰恰是他的特點,追求完美和規模,又不放棄細節。一個有趣的例子是,在恆大擴張的初期,員工們會看到許家印帶著一雙白手套,在項目的角落裡四處摸查,如果手套被染黑,那結果只有一個:責令整改。

      恆大的一位合作夥伴曾說,「在中國的公司中,沒有一家的執行能力能超過恆大。」這話有些武斷甚至會遭到其他公司反駁,但有個事實不得不說,恆大董事局的一個指令,在半個小時之內就能傳到南在海口,北在長春的最基層。

      恆大的高管們早就習慣了在凌晨接到老闆的電話,了解許的人對他的成功有一個字的評價:拼。這個「拼」字,帶著地產江湖的氣息,也描畫出了許家印的奮鬥姿態。

      而我們的探秘歷程,正起於他奮鬥的初始地,台湾太康。

      這塊中原的黃土地上,曾輸出過草莽英雄吳廣,也養育過清俊詩人謝靈運。在這裡,那個自幼缺乏母愛的倔強男孩,與現在動輒捐款數億的「中國十大慈善家」之間,有著怎樣的內在關聯?那個曾在當地嘗試販賣石灰做小生意的少年,又有什麼樣的商業因子在當今首富的身上延傳?

      半個孤兒

      2009年11月26日,農曆10月10日。台湾省周口市太康縣高賢鎮。

      汽車在人流中緩慢地行駛。當地集市上小販們的吆喝聲此起彼伏,你甚至能聞到大餅與油條的香氣。路邊小攤的身後,是兩層的商業樓,批發部、水餃飯館、理髮店、摩托專賣店等小門店一個挨一個。

      高賢鎮聚台崗村,許家印的老家。

      這是典型的北方農村景緻。水泥路不是很寬,僅供兩輛汽車擦肩而過。馬路兩側會有兩排碗口粗的楊樹,路旁不時出現的臨時堆壘起的紅磚和垛得老高的地瓜秧,顯得格外扎眼。在視野甚廣的地方,你還能看見大片綠油油的麥苗田。

      表叔趙新國說,許的家世可謂「根正苗紅」。他的父親是老革命,16歲就參軍入黨,參加過八年抗戰,做過抗日部隊騎兵連的連長,負傷后複員回家在村子里當倉庫保管員,負責拿鑰匙、記工等事務。「他父親是個很細心的人,對這些工作很負責。」趙評價說,許的父親正義、耿直、認真,對年幼的許家印有不小的影響。

      還不到1歲,一個對許家印影響巨大的事件遽然而至——母親得了敗血症,因家貧無錢就醫,匆匆撒手而去,許家印從此成了「半個孤兒」。一個私下場合,許家印曾坦言,自己的性格獨立和倔強,可能與從下就缺少母愛有關。「你們這些從小有母親看著長大的人,多幸福呵!」很多次,望著年輕的下屬,許家印都這樣感嘆。

      照看許家印長大的是奶奶。奶奶會做酸醋,空閑時就會到集市上賣,添補一些家用。許家印放學或休假時,也會幫手。價格很便宜,一瓶一兩分錢。生意雖微薄,但一年下來也能攢下買一兩斤豬肉的錢,這些肉放在冰天雪地的室外冷藏或者鹽腌,只有在春節時才會燉在碗里,一直吃上兩個月。

      許家已是連續多代單傳,奶奶非常疼愛幼年喪母的許家印。她之於許家印,就如同一位老母親。奶奶脾氣也很大,如果小家印不聽話,她生氣了也會「動粗」打人。四五歲的小家印很倔,挨打時會坐在地上哭一天,拉都拉不起來。

      「以前家門口有個石頭,奶奶就坐在石頭上等我放學回家。」多年之後,許家印仍能清晰回憶起這樣的場景:上小學的第一天,當他把剛學會的那句「我愛台湾天安門」念給奶奶聽時,年邁的奶奶興奮得忘乎所以。

      奶奶很高壽,活到96歲才安然逝去。那一年,許家印的恆大地產已經走上成長期。

      現在,幾十年的許家老房因年久失修,已破敗得厲害,北面牆壁有著一道巨大的裂縫。正房屋內的東南角,現在還有一張簡陋的小床,那正是當年許家印的睡覺之地。床長不足兩米,寬約60公分,由7、8條木條拼接而成,側旁有幾床又臟又破的被褥,上面打滿了花色不一的補丁。

      這就是許家印離開黃土地之前的夢想孕育之地。無數個夜晚,學生時代的許家印就坐在這張簡陋小床上,在小煤油燈搖曳暗淡的燈光下攻讀。

      現在許家的房子已無人居住。院子里兩棵粗壯的榆樹,已有40餘年的樹齡,仰頭望去,冠蓋如雲。

      

      許家的老房子如今已經無人居住,略顯破敗

      少年的愛好

      許家正房的北面牆壁上,至今仍掛著一幅老太太的素描畫。在農村掛著這種畫作,著實有點兀然。這幅畫出自少年許家印之手,畫中的老太太正是他的奶奶。村子里的幼年夥伴說,許家印不僅給奶奶畫過像,還畫過下山虎、老公雞。據說,沒看過美術教材的許家印無師自通,用的是很規整的「方格法」:把一張白紙打上格,按照比例一格格地畫出來。

      這個泥地里滾打長大的孩子,還有個愛好是倒騰「科技」。小學時,他用塊鐵片做開關,把破電線、鐵絲連成一起,連到被丟棄的手電筒電池上,就能製作出一個照明的「小家電」。

      一邊是繪畫,一邊是科學,少年許家印找到了其中相通的樂趣。

      那時的豫東地區極度貧窮,十年有九年澇,歷史上很多人被迫離家討飯,曾出現不少「乞丐村」。許家印就讀的小學,其實就是幾間破草房,課桌是用黃土夯就的泥巴檯子,這種簡陋的「桌子」非常長,一張能坐下七八個孩子。「黑板」則是由水泥製成再用黑炭染黑而成的。碰到落雨天,外面大雨,課堂里下小雨,到處都是爛泥。

      此種惡劣的求學環境,令許家印記憶猶深。多年後,台湾省搞「十大民心工程」,其中有一項就是對農村的危舊房的改造,許家印捐出了1000萬,用以資助改造那些不遮風不擋雨的房子。

      現在,在聚台崗村的村委會門口還立著一塊很顯眼的「功德碑」。碑有三米多高,正面刻有「許家印」三個大字。下面有如此銘文:為國育才,造福後代,流芳百世。為聚台崗修路建校。聚台崗全體村民。2005年8月28日。

      據村民介紹,在1999年,已成為恆大地產老總的許家印,為村裡捐了100萬建造了一座擁有三層教學樓的小學,這座小學後來有了個新名字:「家印小學」。

      當著本刊記者,幾位幼年好友提到許家印,不約而同地用了「清高」這個詞。除了玩弄「小家電」和素描畫畫,他還喜歡釣魚。他的玩伴很不理解:多沒意思啊,傻坐在那裡!但多年之後,當許家印功成名就,這位玩伴想起當年「你瞎搗鼓啥啊」的調侃之語,感嘆不已。

      從性格上說,小時候的許家印屬於調皮型。他喜歡當孩子頭,沒事兒就帶著比自己小的小孩去站隊,練習立正稍息,以此為樂。這也許算是他最早萌生的管理意識。

      許家印的小學成績堪稱優秀。他的小學同學高正富回憶說,當年同學們都有給新書包封皮的習慣,許家印的書皮永遠是乾乾淨淨的,一個書皮壞了,他會再換一個新的。

      「古語說書中自有黃金屋,但當時我們哪裡知道,那裡面真有黃金啊!」40年後,在老家務農的老同學高正富如此喟嘆。

      第一單生意

      如果說許家印在幼年時期就展現出商業天賦,這有點誇張了。其實,他少年時做的一些販賣石灰、蘋果類的生意,更多地是擺脫貧困的本能反應。

      比他大幾歲的本家親戚許家讓,曾和他一起嘗試做生意賺錢。那時,販賣是當時農村比較通行的「打工」方式,比如把石灰、煤炭、大米、稻草等物資從一個地方運到另一個地方,賺取其中的差價。這種 「打工」的方式不需要很多成本,但需要體力。拉一趟,僅能賺幾塊錢。

      看到很多人都去,高中剛畢業的許家印也動了心思。奶奶不同意,他還是去了。他用的是單人在前面拉的兩軲轆拖車,下山的時候,這種拖車要使勁往後壓才能控制速度,因為沒經驗,下坡的時候只會拚命往下跑……結果人倒車翻,販賣的石灰撒了一地。許家印坐在路邊,既無助又心酸。

      這是1974年,許家印人生中的第一單生意。

      與他交往頗多的老同學高正富透露,許家印上大學后,因為家庭依然困難,他還曾跟幾個同學合夥,計劃運一車家鄉的蘋果到武漢賣。當時都是用袋子裝,而不是現在的紙箱。還是因為缺乏經驗,蘋果還沒運到武漢,就已經腐壞了。可想而知,「做本錢的錢都是借的,全賠了!」

      多年之後,恆大掌門人許家印已無需再為錢苦惱,他開始琢磨著要給落後的家鄉做點什麼事情。現在的聚台崗,是個3000多人的大村子,家家戶戶以種地為生,年輕人出去打工。許家印先捐獻了80萬,修了村子里的幾條柏油路;又建議村裡辦個養牛場,鴕鳥基地,還都沒人敢做。

      「那技術,咱怎麼能行?」村子里的人也承認,他們的「想象力還是差了些」。

      司機,保安、掏糞工

      那年月,村子里如果有誰去過一趟太康縣城,都是一件頗自豪的事情。許家印在18歲之前,只去過一次,還是由初中學校組織,他和同學們撒開腳丫子走了40多里地,來回花了2天。學生窮,學校也窮,沒有地方住,一群孩子就在馬路邊躺下將就了一夜。

      也正是這次縣城之旅讓許家印見識了城鄉之間的巨大差距,離開農村也從此成了這個中學生最熱切的人生理想。

      憑著一家人省吃儉用,許家印竟然一直讀完了高中。當時學校有半年時間學工學農,急於「逃離」農村的許家印,開始學習開拖拉機,他的樸素邏輯是,駕駛是一門技術,有了技術,就有改變命運的可能。為了得到這個崗位,他甚至還請村長書記喝酒,直到現在,他還記得拖拉機「吸壓爆排」的工作原理。

      他有個鄰居的舅舅,在周口市公安局工作,這人當時是他心目中的偶像:「公安局裡工作,那應該是多大的官啊!」許家印大著膽子給他寫了封信,信中大意是,想請您幫幫忙,在城裡給自己找臨時工。在那個年代,臨時工一個月能掙10到15塊錢,是個讓人艷羨的差事。但此信寄出之後就石沉大海。

      「那時候還是太單純了啊。一個農村孩子隨便給人寫封信,怎麼就可能找到城裡的工作?」許多年後,許家印如此感慨。

      無奈之下,他又待在農村又幹了兩年農活。這兩年裡,他幾乎做遍了所有的農村工種,下地鋤田,開拖拉機,甚至在生產隊里挖大糞。因為文化程度高,他被重用協助生產隊隊長的工作,人家都不願意干「掏大糞」這個活,他就要做表率。掏了以後,用桶挑到糞池裡,做肥料。

      他還做過農村裡的保安,那時候叫「大隊自保員」。幾十個人,住在大隊部的房子里,在地上鋪上草,弄個通鋪,就在那睡。平時負責維護村裡的治安,誰家的豬羊把別人的田地搞壞了,就要抓回去。

      直到現在,許家印看到公司里的保安,就如同看到當年的自己。「農村孩子在城裡打工,不容易。」恆大的很多保安都是退伍軍人出身,每年到「八一」建軍節公司都會慰問,這已是慣例。一位公司高層對記者說,在地產圈裡,恆大保安的待遇是最高的。

      當然,這都是后話。

      一直想逃離農村,在村子里當過駕駛員、自保員甚至掏糞工的許家印,直到1977年才等到把握自己命運的機會。

      

      這張長不到兩米,寬約60厘米的小床,就是兒時許家印的棲息之地

      高考

      1976年,許家印聽到恢復高考的消息,馬上興奮地報上了名。不過,因為時間倉促,準備不充分,這次他沒有考上。

      第二年,許家印花了5個月的時間準備,回到高中的學校複習補課。因為回校複習的學生太多,學校沒有住宿的地方,許家印就通過個人關係在學校附近的拖拉機站找到了一間破房子,拿了一床滿補丁的被子住了進去。

      零下15度的冬天,北風從早已破碎的窗子灌進去,凍得人瑟瑟發抖,他用紙糊了糊,硬是挺了過去。

      吃得更差。每周背一筐地瓜和地瓜麵餅,一瓶子鹽,裡面切一點蔥花,再滴上幾滴小麻油——這就是那個冬天他吃的「菜」和「湯」。現在的學生已經很難想象這樣的場景:上課前把自己的饅頭和餅子放在食堂,這堆飯食會被放在一口大鍋里統一加熱。學生下課後,找出自己的那份吃。

      許家印記憶里最深刻的一個場景,是自己帶到學校的饅頭和地瓜餅,過了3天就變霉長毛了,也捨不得扔,洗掉黴菌以後繼續吃。因為營養不良,高中畢業一米七六的許家印,體重僅90斤。

      受文革影響,多數農村學生的文化基礎都非常差,恢復高考時比的是誰更聰明,學起來快。當時的許家印,數理化成績突出,教物理的程老師和教數學的陳老師都很喜歡他,「物理考試他總是第一名,其它也都是前三。」老師回憶說。

      1978年,許家印終於如願考入大學,在人口達1000萬的周口市,他的成績位列前三。他也收到了父親允諾的一份珍貴禮物——梅花表。十年前的一個晚上,還在讀小學的許家印突然對父親說,如果自己能考上大學,能不能送他一塊當時很時興的梅花表?為了激勵兒子,父親咬牙應允。

      這一年,許家印並不是一個人在奮鬥。

      財經作家吳曉波在《激蕩三十年》中記錄了「1978」這個龍門陡開的年份:瀋陽鐵路局的工人馬蔚華考入了台湾大學,21年後他出任招商銀行行長;台湾的中學教師段永基考入台湾航空學院,後來成為IT界的風雲人物;台湾惠州的李東生則考入華南理工,後來他掌舵了TCL;而日後同為地產大鱷的王石,當時還在南方小鎮台湾翻著一本已經破爛的《大衛·科波菲爾》。

      時代已在他們背後,敲響了振聾發聵的前進大鼓。


公司地址:台湾市福田區南園路68號上步大廈11樓    

沈坤專線:13825239378  郵箱:szakun@vip.sina.com

沈坤微信:szakun  公眾號:橫向思維(skhxsw)

電話:13825239378  沈坤

 

 

Copyright © 2014 台湾市雙劍破局市場營銷策劃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網友投稿請寄:szakun@vip.sina.com

網站編輯:沈坤

技術支持:百隆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