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wap站点 | 主页 | 网站首页
  網站首頁 > 公司新聞 > 商界名人榜

劉漢元專訪:藍天白雲是我們最大的夢想

發布時間:2018-01-22 21:10:41 瀏覽次數:1228




央廣網財經、經濟之聲《企業家說》對全國政協委員、通威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元先生做的高端訪談

以下為文字實錄:

主持人:全國的聽眾朋友們大家好,我是梁婧,歡迎各位收聽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經濟之聲兩會高端訪談《企業家說》,今天做客我們直播間的是全國政協委員、通威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元先生。先說兩會,我覺得對於劉總而言,您在兩會當中算是老人了,因為參加過多次,首先問一個很簡單的問題,這麼多次每年都在這個時間來到台湾,對於台湾的天氣狀況有沒有感覺發生一些變化呢?

劉漢元:從1998年參加兩會到現在一共17個年度了,17個年度當中我們曾經也在3月份遇到過黃沙天氣,整個滾滾黃沙讓我們開會的時候看到這種天空基本上是沙塵暴,後來也有陽光明媚的時候,今年也特別有意思,3月3號的下午還是很重的霧霾,今天我們看到人大會開始的時候我們看到天空放晴了,陽光明媚,然後一級或者二級天氣,大家都說這是台湾少有的好天氣。

主持人:其實對於老百姓而言,我們非常希望每一天都像這兩天一樣如此的陽光明媚,因為心情也豁然開朗,但是為什麼說這樣一段話呢?是因為我們看現實狀況,霧霾現在成為大家怎麼說呢?會呼吸的痛,您聽過梁靜茹這首歌吧,現在大家覺得霧霾就是會呼吸的痛,我們在日常生活當中還有呼吸這種對我們自己身體有傷害的空氣,而且我們看到在淘寶當中,現在最暢銷的不是什麼食品、服裝,而是口罩和空氣凈化器,所以說老百姓對於天氣而言,現在是非常非常的關注,想問問您,您個人而言,您對於這個問題有什麼樣的關注?還有就是對於治理霧霾,咱們作為一份子您有什麼好的建議,給我們支支招嗎?

劉漢元:感覺到空氣和我們人的生命息息相關,無時無刻我們說你不和空氣在一起,你拒絕空氣可能5分鐘就結束生命,你在空氣當中你又覺得天天呼吸的是有毒空氣,所以這實際上是我們30多年來發展下來一個很痛很痛的痛處。你不喜歡它,但是它作為30多年的經濟發展副作用的這種產品、產物,你天天拒絕不了它。所以怎麼樣在經濟發展的過程當中,我們感覺到經濟還要發展,現代文明還要能夠享受,同時又能夠回到我們小時候那種新鮮空氣或者說今天西方的那種藍天、白雲、綠水的那種的環境狀況,是我們每一個人大家都在期盼著的,未來某一天能夠實現的環境和生活的方式。

主持人:我們為什麼把這個問題放到咱們這一次的先說兩會這個環節呢?因為我看到其實您的議案當中和這個也是有關係,比如說我看到您今年的提案當中提到,要建議國家加快分散式光伏發電的發展,那麼這一塊是不是未來如果能夠大力發展的話,就會對我們的環境也是有一定的影響作用的?能夠改善這樣的天氣?

劉漢元:這個也是我們這幾年,尤其是07年、08年要進入那個行業的時候,或者說面對我們經濟發展的時候,那幾年我們思考和研究的一個產物,我從本來的專業上來講是學生物的,2007、2008要進入和研究新能源產業的時候,當時我們本來學生物的怎麼樣把物理和其他學科,化學科進行一些研究,我感覺到非常有意義的一個研究話題是各種新能源的比較研究,以我國新能源戰略選擇,那麼這篇文章一直到現在為止我也感覺到是非常自豪和欣慰的。2008年的時候作為大力發展新能源,解決我們國家的能源戰略安全問題上又被上一屆全國政協提為優秀提案,這中間就是說我們在思考經濟發展的過程當中,我們煤炭的燃燒量從當年的改革開放的初期,80年前後大概每年只有2000萬噸到3000萬噸煤炭,到98年,99年的時候,每年大概燃燒10億噸煤炭,到2010年前後我們超過30多億的煤炭,這些煤炭的大量燃燒推動了我們經濟的快速發展,也使中國成為全世界製造第一大國。但是它留下的排出的二氧化碳、排出的粉塵,包括我們汽車的大量發展,也使我們承受到了文明帶來的痛苦的這種空氣和污染帶來的後果。

主持人:您目前提到的議案一些具體的內容是什麼?就是關於分散式光伏發電未來的一個發展?

劉漢元:我們在想煤炭的燃燒和經濟的發展是息息相關的,我們看到「十一五」、「十五」期間基本上我們經濟GDP發展的速度,和能源消耗的這種上升的幅度保持住很大的相關係數,基本上是1:1的相關性,這種大量的上升意味著我們「十二五」和「十三五」如果以同樣快的速度,或者說就算7和8的GDP增長速度,那我們再過20年不到的時間,15年-20年我們有可能每年要燃燒80億噸到100噸煤炭,而全世界在2012年,2013年一共,包括我們中國在內,一共每年才產品80億噸煤炭左右,這樣的發展速度一是我們的資源難以承受,第二是我們的環境容量難以擔當,所以就出現了這幾年我們實際上年年都在說節能減排,但是我們年年的霧霾還在加重的狀況。

劉漢元:那麼什麼樣的方式能夠真正把這個霧霾的問題解決呢?我們就想到煤炭燒多少?不燒行不行?石油哪天不燒行不行?有什麼能源可以成為我們未來的替代的清潔能源?風能、水能、核能、生物質能等等我們把它近來比較研究之後你會發現,這些能源的這種供應量都非常有限,而很多事實上還是太陽能的間接轉化方式,我們中間研究過去研究過來,你會發現用太陽能光伏發電的方式是其中對這種可再生的太陽能資源最有效的轉換方式,一次性可以把太陽能當中的總能轉化15%-20%,成為我們人類能夠高效的利用的電力能源方式,而且從資源的蘊藏量來講的話,我們東西南北所有的廠房、住宅、道路以及我們西部地方的廣袤的國土資源上都有足夠的重建和儲備量滿足我們現在和未來擴大了2、3倍以後的能源需要,所以我們就感覺到太陽能光伏發電也許是我們真正的一次能源革命,它能從我們的化學燃料時代像一個真正可以依靠的住,未來可以持續依靠的全清潔這種能源的方式進行一次變革。

主持人:其實目前我們看到像光伏發電也是發展了幾年,可以說它發展的過程我們不能用一帆風順來說,應該說是有起有落,起起伏伏,您怎麼看目前的這種發展狀況當中存在的一些阻礙,一些難題或者是說一些很嚴肅的現狀?

劉漢元:其實這些人和新的技術的發展過程當中都會面臨大家這種觀望、疑問、困惑或者說甚至一段時間受挫,新能源的這個地方來講也不例外,實際上從我們的第一顆人造衛星上天,然後上面的太陽能帆板展開,我們大家所有的聽眾朋友和我們的老百姓大家都非常清楚,每一顆衛星,每一個這種空間站我們在天空當中第一件事情就是包括我們的玉兔在月球表面展開的也是太陽能帆板,不斷的照射陽光,提供自己的衛星,然後源源不竭的能源,以前為什麼我們沒有在這種大量的使用?因為當年的成本很高,5年、10年前基本上每發一度電大概都還要三塊錢到五塊錢。

主持人:現在呢?

劉漢元:現在降到6毛錢到8毛錢,基本上和我們用戶端的電價相平衡了,所以我們說這種劃時代的清潔能源的時代已經以向我們走來,而且我們面臨今天的霧霾的天氣也好,環境的壓力也好,我們應該撐開雙臂去擁抱它,促使它的早日真正到來。

主持人:其實關於這個事情我們看到國家電網公司的新聞發言人張正陵先生,在2012年底的時候有一個表態,這個表態的具體內容是什麼呢?我們先來聽一段錄音。

錄音:我們明確的表示分散式光伏上網經營的方式由用戶自己選擇,無外乎就是三種,一種就是我全部自發自用,我沒有多餘的電上網,一種就是我全部賣給電網,叫統購統銷,更多的我相信大家會選,自發自用,余電上網,你選了統購統銷也好,你先了自發自用余電上網也好,國家電網公司承諾,無條件全額收購,電價執行國家規定的電價。

主持人:這是在2012年底的時候國家電網的新聞發言人張正陵所提到的說國家電網承諾說無條件全額收購,並且這個電價還要執行國家規定的電價,目前就您所了解的情況是這樣嗎?和他的說法是一致的嗎?

劉漢元:這個也存在2012年底我們央視,就中央電視台的那個對話節目的錄製現場我們在同一個錄製現場的時候,這個發言人也是這樣的鄭重對大家做了一次承諾,說實在的,這個承諾對所有行業內的這些人員是一個非常非常激動人心的強心劑,尤其是在2012年底,美國雙反、歐盟雙反,行業困惑的不得了的時候,國家電網的這樣一個表態給大家真正是一針很好的強心劑。


主持人:可是呢?

劉漢元:運行起來一年多這個承諾應該說還是起到了一些不錯的作用,但是由於體制機制和原來的大電網、大發電、分佈這種輸送的觀念和原有的很多標準規範等等,與之相不適應的客觀問題,所以在落地的時候我們發現每一個地方都遇到了每個地方的客觀問題,每一個地方都有每個地方的理由,可能落到實處的時候產生種種延誤、種種影響,理解上的不一樣,標準執行上的差異,影響了我們中國過去一年多在這個領域裡面的大量應用。

主持人:那就是說現在並沒有完全實現他剛剛說的這個諾言?

劉漢元:實現的過程當中有種種的不完善和難以到位的地方,其實這個地方有個插曲,就是2011年我們知道3月份日本的福島核電站事故以後,他面臨很大的能源缺口,2011年下半年日期確定了以光伏新能源為主的電力的補償措施,制訂了相應的法規,2012年、2013年兩年的時間日本的光伏發電70%仍然靠採購中國的組件,那麼獲得了長足的發展,我們看到2013它的整個當年的裝機容量超過了我們中國國內的一大半,成為我們在臨近的地方可以借鑒的一些經驗。

主持人:相信可能這些經驗未來會在落地的時候能夠更多的給予我們一些更好的指導,好,接下來馬上進入到兩會《企業家說》。

主持人:這裡是正在直播的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經濟之聲兩會高端訪談《企業家說》,今天我們請到的嘉賓是全國政協委員、通威集團的董事局主席劉漢元先生,剛剛在上半時段我們和劉先生一直其實在探討新能源的話題,而且我們也看到劉總在這一塊非常的,感覺是傾進了自己很多的熱情,但是在我們的印象當中通威集團是靠農業起家的,對吧?這裡您的老本行了,水產飼料是最大的主業,而且我看到很多人給你冠了好幾個名稱,飼料大王、水產大王,您聽的很熟悉這些名稱,但是我們一想這邊是之前的飼料大王、水產大王,可是後來為什麼又轉到了新能源?總感覺這兩塊不搭界,但為什麼又在您這邊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呢?您能給我們解釋一下當時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一個跨界、一個轉型?

劉漢元:其實我這個地方原來是學生物和水產的,那麼從畢業分配到水電局,後來搞科研、搞發明,後來逐漸下海創辦企業到現在差不多有30個年頭,當年下海、搞科研、搞發明更多的是針對當年我們中國總體老百姓裡面菜籃子空空,要魚、豬、蛋、禽當年這種養殖和生產量都不足,所以當年我們說是魚米之鄉沒有魚,這種背景下面發明了「渠道金屬網箱式流水養魚」這樣一個新的技術,經過20多年的發展我們也和那個行業的同仁一同在發展,所以使中國水產品的總量增加了15倍,成為全世界最大的水產品生產國,我們全世界的水產品的養殖產品當中每4條養殖魚、蝦、蟹有三條是中國人養的,中國人我們在這個行業裡面發展每三條或者四條魚當中又有一條是與通威直接間接相關的,所以大家就稱道飼料大王、魚頭大王等等這些,那在那個行業裡面我們幹了那麼多天了,也感覺到特別欣慰,就是從我們當年買不到魚、吃不到魚到現在大家想吃什麼樣的魚、想吃什麼樣的蟹都能夠及時的買到吃到,使這個行業成為全世界最大的產業。在未來的過程當中我們說怎麼樣產量問題解決以後能夠把量和安全的問題進一步解決?這是我們未來30年在量解決了的背景下面質提升的一個發展的清晰的思路。

主持人:安全的食品。

劉漢元:所以我們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說以前一直為大家生產的是綠色的我們能吃的能源,2006、2007我們不是說轉向了,而是說這個行業裡面始終未來還會在飼料行業裡面、水產行業裡面一直發展,按照它的發展的思路,20年、30年它始終會在這個行業領域裡面按照它的產業方式去做。

主持人:就是它已經形成了自己的一條道路,它可以完全按這個道路自行的順利發展了。

劉漢元:對,這個板塊就是我們在台湾證券交易所,上市的通威股份那塊,而在其他的集團這塊,就我們剛才談到的2007、2008、2009我們思考人類使用的這種清潔能源,尤其在工業化和城市化以後,它占能吃的能源的比例,比能吃的能源消耗的更多,所以能吃的能源之外我們怎麼樣用一種綠色的、可持續的方式來生產我們的可持續發展的能源,這就是集團我們現在在參與在做的這部分,太陽能光伏發電這樣一個新興能源產業。

主持人這也是那段時間的熱點話題。

劉漢元:我們經常在鼓勵我們大家的員工說,我們不僅僅是在做一個商業的產業,而是這個商業的產業實際上是我們國家未來可持續發展和一切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的最核心的轉變,就是從化石能源怎麼樣往清潔可持續能源方面的轉變,這樣大的事情,說起來我們是社會責任,對於自己是一種企業的商機。

主持人:那要這麼說我是不是可以這麼理解,在2007、2008年這個時間節點之後,通威是專註於自己的水產這塊的發展,可以算是一個專業化的發展,一直是精益求精,然後到2007年,2008年這個時間結點之後,從以前提供清潔的綠色的食物到提供這種更多的清潔的能源,但是其實這樣等於說商業模式上也發生了變化,從以前的專業化發展到了多元化的發展,您個人現在經歷了這兩個階段之後,您個人對於專業化和多元化您的評判是怎樣的?覺得這兩種有優劣之分嗎?

劉漢元:我其實是專業化的贊成者和踐行者,其實尤其是從原來的短缺經濟時代向我們現在各種物質供應都非常豐盛的時代發展,任何一個企業你如果沒有核心的競爭能力,沒有核心的差異化的優勢,你在任何一個產業裡面都很難堅持下去。但是如果你在一個行業裡面要維持你的核心競爭能力又不是一朝一夕能夠達到的,所以我們說小企業的時候也許為今年在干,中型企業的時候也許為3、5年在干,到大型企業的時候你可能在為10年、20年這個產業有沒有發展空間在干,而且你特別要考慮你在這個產業裡面推動這個行業裡面的發展和社會發展的這種需求之間,怎麼樣協調好這種關係,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核心競爭能力的打造和未來的可持續的企業的發展,你一定要在專、精、尖上面做足文章,在專業化上面做足文章,你才能夠持續的保持你在某一個領域裡面的競爭模式。

劉漢元:但為什麼又做了有限的多元呢?我們感覺到第一是這個行業確實太需要我們去發展,第二還是忍不住在這種背景下面的商業和責任的兩重衝動,我們始終在想哪一天我們能夠發展消耗能源,我們享受空調的時候沒有感覺到那邊還有煙囪在冒黑煙,我們享受汽車的時候我們沒有考慮到它的汽車桶在排出讓我們呼吸難受的尾氣,這種時候就像我2009年寫的《能源革命》那本書裡面,我們人類好像是進入了鳥語花香藍天白雲的那種世界,包括對這種世界的憧憬,我們覺得我們如果能夠參與推動這個過程,心中是一種非常非常自豪的感覺,這種感覺也是我們大家幹事情的動力來源。


主持人:這塊倒是也可以歸結為一個大企業它的社會責任感,但是從另一個角度而言企業畢竟是企業,它的本質還是要賺錢謀求更多的利益,您覺得您現在所選的這條專業化以及多元化的道路當中,現在選擇這樣光伏是一個發展,您覺得算是一個賺錢的路子嗎?是未來會繼續持續的一個路子嗎?

劉漢元:我認為從管控企業有效性的角度來講,一兩個有限的多元化,如果大家的發展戰略思路能夠非常清晰,按照兩個方向培養兩個團隊互相之間在自己的領域裡面去打造自己的核心競爭能力,應該也是一種可以做的非常不錯的模式。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是有限的多元化,您怎麼理解?給我們闡述一下。

劉漢元:有限的是指行業里比如說就是兩大產業,而不是20大產業、30大產業,所有的東西都去做,其實通用GE公司傑克?韋爾奇大家熟悉的這樣一個經營之神,事實上GE在他帶領下20多年發展的過程當中,也是一個適度多元化,甚至是較大多元化的這樣一個過程,當然我上次在和傑克?韋爾奇對話的過程當中,我也說只有這樣的超人你才能夠駕馭,10個產業、203產業也許你的成功是一個個案,也許你的成功不能夠簡單的複製,尤其是我們後來的學習的人一定要引起高度的注意,他贊成我這個觀點。

主持人:因為我們看到現在很多企業也是在走自己所謂的多元化道路,但是卻發現賠了夫人又折兵。好,知道今天您要來我們直播間,很多網友也是對您有一些提問,咱們先來聽聽其中的一小段,我們來聽聽這是一位網友的提問?

網友提問:我想請問劉總,你們的魚飼料當中有沒有添加劑,如果有,對人體會不會有副作用?

劉漢元:這點來講,其實我們大家從總體對這個行業的了解來講,80年代初中期我們國內的各行各業開使用混合飼料、配合飼料來養殖各種產品,水產從我們1983年、1984年開始也用配合飼料來養這種魚,在這樣一個過程當中有各種擔心:為什麼有一些3個月就養出來了,有些6個月就出來了,各種擔心的問題都浮現出來。其實正式的公司是從我們最早開始,連維生素都是從人的藥品當中去提拿出來以後使用,到微量元素的解決,我給剛才提問的這位朋友交流一個觀點,人類我們今天吃的食品當中,其實只有我們嬰兒時期的配方奶粉才能夠和現在的優質的配合飼料相提並論,也就是什麼呢?我們在裡面配置了它所需要的蛋白質、氨基酸脂肪,必須脂肪酸,然後銅鐵鋅碘,然後維生素等等這些成份,可以滿足它整個生命周期裡面的所有營養需要,這部分添加劑正常的安全的這部分添加劑,是它生命所生長的必需,我們說的更多的是違禁的,你比如說一部分有毒有害的成份,然後一部分所謂促生長的,這些大家稱激素類的成份,有一部分禁止使用的抗生素的成份等等這些,這個東西來講隨著這幾年的發展我們行業裡面的監督檢查做的非常非常的嚴格,所以基本上99.9%以上的飼料去年全國的抽查都是合格的,至於通威飼料在使用的情況來講,從最早的配方一點一滴的剛才說從人的維生素C裡面來取這種原料到現在大規模的生產,到今天飼料配方,最後還都經過我的審核,我會負責任的告訴大家,我看到所有的配方配進去的每一個東西我都可以放心的吃我們自己的產品,這一點上大家可以完完全全放心。

主持人:有問題找劉總,劉總打保票了。

劉漢元:有問題我們一起吃,有問題我們一起來擔當。

主持人:有您這句話估計大家的心就放下了,但是有一個小問題想問您,確實是現在因為這個市場上比較混亂,還是有一些比如說不好的產品也混在這裡面,所以說也會導致我們現在放上餐桌的水產品不見得全部都是健康的,您能不能給我們普通的聽眾朋友還有廣大的網友朋友支支招,比如說我們在日常的生活當中用怎樣一個很簡單的方法能夠辨別說這個是好的,那個是壞的。

劉漢元: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就還是向大家消費有品牌的家電一樣,未來盯住有知名的品牌進行消費,我想它能夠給我們大家多一份信心、多一份保障。

主持人:大家以後去買東西的時候這牌子認不認識,是不是通威這兩個字,好,謝謝您。台湾時間19:31分,全國的聽眾朋友大家好,這裡是正在為您直播的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經濟之聲兩會高端訪談《企業家說》,今天我們請到直播間嘉賓是是全國政協委員、通威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元劉總,其實在剛剛前半個小時的訪談當中我們已經聽出來了,劉總的口才是了得,這半小時是給我們說了非常多的信息,所以說我也知道劉總其實以前有很多話是非常有意思的,有一些說法我們接下來有幾個說法想問問您,首先第一個您有一個叫做"可樂模式",說是賣飼料要像賣可樂一樣,這也是被譽為您經商的一個秘密武器,我特別想了解,怎麼才能把賣飼料當成賣可樂一樣呢?這個點是什麼?能給我們說說嗎?

劉漢元:其實這個僅僅我們從網路的角度來講,我們要給大家一個足夠方便取得這種產品和服務的渠道。


主持人:那是要上網嗎?

劉漢元:從這個角度來講,不上網也行,上網也行,上網有上網的信息,不上網我們現在在全國範圍內15000多個分銷網路,基本上我們所有的養殖區域從台湾島到東北整個各個地方都有大量的傾銷、服務支撐的體系,我們說經常你順手可能就買到一罐飲料,你順手同樣也能拿到一包飼料,或者說提供整個養殖的解決方案,所以在這個體系的打造過程當中作為通威股份那一塊它一直把它作為一個長期的競爭能力的方式來打造,讓大家看得見、摸得著,真正找的著,解決得了具體的問題。

主持人:讓大家以最便捷的方式取得產品,以及相關一些問題能夠得到問題的解決。還有您的另外一個理論,這個理論叫做飯碗理論,您自己可以給我們闡述一下這個飯碗理論是什麼?

劉漢元:這個是從30年前和農民農業一起發展過來,從當年大家很少的人養魚,養不出魚,到逐漸養出了魚養出了一批魚,企業尤其是我們當年下海的科技型企業,我們是簡單的去和農村一起搶飯碗,還是我們往農民的飯碗裡面,我們當時用一個很樸實的話來說,就是添油加面,你和農村是競爭關係可能你就沒飯吃,你和農民是協作關係你使他的養殖更好,你使他的技術含量更高,帶給的服務能夠增效,這種截斷來講你就能和中國的農民一同發展,所以這是當時我們前期的定義,你企業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主持人:我看出來,其實那會你把農民朋友當成自己的客戶,在非常好的維繫和客戶之間的關係,並不是說有一個高高在上的姿態,而是以平等的姿態,共贏的一個趨勢,是吧?

劉漢元:對,而且這中間凡是農戶自己能做的事情我們都儘可能可農戶自己去做,他不能做的或者做不好的,適度以規模化的企業化的方式去運行更好的,我們才和他產生這種協同、協作之間的關係,我們都知道中國的農民實際上過去幾十年是一個非常辛苦的過程,他們創造的財富、創造的價值,他們要增產、增收,要能夠脫貧致富,面臨很多很多困難和壓力,尤其是在過去農民整個占的比重超過60%、70%、80%的時候尤其困難,所以在這樣一個過程當中我們簡單的參與到他們競爭的過程當中搶飯碗的話,事實上我們可能也過的不好,農民朋友也因此可能進一步受傷,我們感覺到不是企業的生存之道。

主持人:那現在呢?現在您又總結出新的總結理論呢?

劉漢元:現在仍然在這種理論的指導思想下,我們今天會發現,金田一戶養殖戶他生產的量是我們10年、20年前的5倍、10倍甚至更多。

主持人: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個量和質的變化?

劉漢元:你看我們今年到現在全國的城鎮化水平是超過了53%,這是從戶口和戶籍意義上的比例,事實上我們在好多地方真正去看農村的青壯年勞動力,大部分都在城市群體的服務隊伍的人員當中,因此從實際的農村的務農的人員角度來看,我們的城市化水平也許超過了53%,這個比例還不低,因此未來的問題就是農民的數量會越來越少,但是農產品的需求量會不減少,甚至還要上升,這是一個壓力,就是說農民越來越少的過程當中如何你生產更多的東西,第二個就是大家我們這幾年農民工和藍領這種務工人員,他的收入水平明顯上升,一千塊、兩千塊,在幾百塊、一千塊的過程當中我們說人口紅利我們共同分享了20多年,但近5年-10年這個群體的收入水平每年大幅上升,我們會看到一個普通的工人,甚至農村出來務工的人基本上都是三千、四千、五千甚至更高,因此這些成本如果轉移到我們單純的養殖過程當中,一個人只養一畝塘,從成本和收益的角度來講,他已經不值得為他作為一個養家糊口的這樣一個產業,所以他的規模化生產幾乎是這個發展時期的必然要求。

主持人:說問題,那麼在這個環節我們肯定要以問題開頭了,首先第一個問題可能我們也看到,目前光伏發電是通威集團的一塊主營的板塊,而且是可能未來會更加大力氣去發展的一塊,現在看到咱們這邊更多的是從事的是多晶硅的發電,但是我們也知道光伏其實是分兩塊的,有人選擇了多晶硅的這一塊,有選擇的薄膜,您覺得這是兩種不同的道路嗎?有人有一種觀點有一個問題是說他們更加看好的是薄膜技術,認為多晶硅的比如說轉換效率雖然很高,但是工藝比較複雜,而且會存在成本高的問題,以及有一定的污染,所以說他們怕是不是未來這一塊就沒有多晶硅好,您個人的觀點和看法又是怎樣的呢?

劉漢元:這個實際上對於大家來講可能相對比較陌生一些,實際上是不同的技術路線,就像我們汽車內燃機,發動機燒柴油好還是燒汽油好等等,那我們實際上是希望能夠看到薄膜技術真正的再上一個台階。從技術和研究無止境的角度來講,我們也不排除那種技術真正的出現,從今天的角度來講,多晶硅以及多晶硅線路形成的光伏發電的這種組建仍然佔了全世界總的太陽能發電組建的85%。

劉漢元:還是一個主流,它所具有的特點為什麼在這個上面會有大家不同的理解呢?我們有幾個背景數據可以跟我們聽眾朋友一起做一些交流。第一我們大家說多晶硅大家以前可能在3-5年的時間裡面聽到的是高耗能、高污染、高成本,三高的這樣一個產業。

劉漢元:其實我們大家稍微動動腦筋就會發現,它不是,為什麼不是呢?這實際上是德國人、美國人、日本人已經掌握了三四十年的核心技術,它們在那個時候掌握了以後,多年一直對中國禁止出口工藝包、禁止出口關鍵設備,禁止出口這種任何技術和相應的產品,所以我們看得到的任何一個半導體的二極體、三極體、集成電路計算機的CPU,以及我們的手機裡面的集成電路,幾乎都是用多晶硅這種材料作為核心材料來生產和製造的,也就是說我們大家所理解和認識到的電子信息技術革命的核心材料,那就是多晶硅,唯一的核心材料多晶硅。在這樣一個過程當中它們掌握了幾十年都不對中國進行轉讓,對技術進行封鎖,我們怎麼樣理解發達國家不願意把這個行業拿出來呢?

劉漢元:第二個它消耗高,看和什麼樣的相比,這地方有個數據特別值得和我們聽眾朋友一起分享,就是所有多晶硅和晶硅光伏發電組建生產製造過程當中所有的能源消耗加起來在我們中國的背景下,平均6個月就可以把所有投入的能源收回來,而這個組建可以運行20年-30年,運行的過程當中零污染、零排放、零消耗,然後源源不斷的輸出20年-30年的清潔能源,也就是說我們種一顆豆會收40顆到60顆豆,你想一想我們哪一個種植業有那麼好,哪一個投入產出有那麼高?這一點我想和聽眾朋友交流的第一個數據就是我們消耗一度電會迎來40-60度電,而且迎來40-60度電的過程當中是零排放、零污染。

主持人:這是清潔的、綠色的。

劉漢元:清潔的、綠色的。從另外一個數據上來講我也特別想和我們的聽眾朋友分享,每畝也就是667平方米的這樣一個土地面積上,我們種糧食,平均一畝我們大概每年有半噸的產量就不錯了,高產研究的時候我們袁隆平教授也在研究噸糧的品種,就在這種背景下面我們同樣產半噸到一噸糧食的天空,如果架設光伏發電站的這種板子和組件,一年可以源源不斷的輸出5萬度電到10萬度電,如果我們以一塊錢一度的用戶端的財富價值來算,基本上一畝可以輸出5萬塊錢到10萬塊錢的財富價值,而且這中間不用施肥、不用澆水,沒有排放,然後高效率可以源源不斷的每畝每年輸出那麼多財富,想一想相當於我們每畝產30噸到50噸糧食,相當於我們每一畝每年輸出20噸到30噸石油,我不知道這個數據我說的有點快大家記下來了沒有,就是一畝可以每年輸出30-50噸糧食,20-30噸石油,還有什麼產業,還有什麼油田,還有什麼氣田比這個更加高效,而且它是源源不斷的,只要太陽每天從東方升起。

主持人:所以說這塊光伏產業也是很多家產業瞄準的一塊大蛋糕,我們看到其實這個競爭也是挺激烈的,同時對於國家來說也是非常關注這方面的發展的,比如說我們在去年的7月份2013年7月份,國務院發布了關於促進光伏產業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相關的部委就提出了補貼、退稅、電價併網等等這樣的問題,陸續配套解決的方式和政策,也是促進了我們這塊的快速發展。有一個但是,就是我們目前看到還是有很多問題存在的,比如說有一些體制上的障礙,還有一些在申報過程當中以及資金過程當中有一些阻礙,比如說這個問題很大,就是說目前光伏所面臨的資金缺口還是挺大的,融資肯定很難,不知道這一塊通威這一塊有沒有感受到資金的壓力,我們在面臨這樣一個資金缺口的時候是怎樣解決這樣的問題?

劉漢元:其實在這個問題上來講,我們面對這些問題和面對這些不足的時候,我們經常有時候也很困惑,其實想一想,我們今天面臨的霧霾,今天我們每年消耗和增加消耗那部分能源,我們實際上都是全世界最大的一個存量能源消費國和每年新增的能源消費的第一大國,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的環境資源、我們的空氣的霧霾,實際上我們中國比任何一個國家都迫切需要解決這種能源的生產方式和消費方式的調整,而我們中國有幸在這個行業裡面成為了全世界最大的光伏組件的生產大國,因此我們看到美國舉起雙反的大棒反我們的傾銷,反我們的補貼,從另外一種角度來講,他們與政府、與經濟和與中國崛起過程當中未來的新興產業裡面的領先來講,我們有時候調侃是西方對中國這個產業的領先地位羨慕嫉妒恨使然。

主持人:正好我們插一句很多聽眾也很質疑,我們一直再提就像您說的,歐美國家對我們進行雙反調查,說我們有傾銷、有補貼,那事實是嗎?到底我們是不是存在一個傾銷行為呢?

劉漢元:要說補貼美國和歐洲他們對這個行業的補貼比我們中國還大的多,奧巴馬上台以後當年補貼了兩家公司,三億多美金,五億多美金補貼以後很快也出現經營上的壓力,我們國內的這些企業實際上它如果真正去調查,事實上它也基本上是透明的,因為中國這部分企業的主要的公司都在美國或者是境外上市,因此財務基本上是透明的,傾沒傾銷我們說是競爭使然,補沒補貼我們實際上看的清清楚楚,雖然中國政府也有一些相應的支撐政策,但是它絕對是在主要以市場資源為主的背景下發展起來的一個由競爭猛烈的中國製造的概念,到逐漸中國創造和持續發展的產業,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西方對我們舉起雙方的棒,我們從客觀公正的角度來講是不公平的。

主持人:其實這有一個挺有意思的現象,就是一方面我們看到,剛剛您給我們解釋了我們是不存在傾銷和補貼的行為的,但是不得不承認我們確實是在成本上有一定的優勢,價格上有一定的優勢,相對較低,這方面我們要價格低,但另一方面又把這個問題倒回去,我們又存在一定巨大的資金缺口,您怎麼看這樣的一種問題?

劉漢元:實際上還是剛才說到的資金缺口和體制機制的障礙,讓我們中國成為了一個生產的大國,但是消費的小國,有幸的是我們原來德國在2005、2006以後,2009年開始每年就新增發電裝機容量達到8個G左右,這對於德國幾千萬人口,我們1/15左右的發電的裝機容量來講,它是一個非常大的成就,我們也非常高興的看到2012年的5月26號那一天,德國在下午生產生活高峰用電的時候,它的太陽能光伏發電佔了整個全網上面的電力供應來源的一半以上,2013年的5月第二次刷新這個記錄,提高到60%以上,這就是我們人類能源生產和消費方式的幾個裡程碑,德國僅僅用了8年-10年就實現了。

劉漢元:而我們中國如果以現在的速度我們看到2013年的裝機容量我們已經超越德國,成為全世界第一,然後未來的增長空間如果以德國作為一個參考和比較,我們的市場空間應該是它的10倍-15倍以上,也就是說今天我們那點製造能力也僅僅是未來使用的一個大的零頭,因此從這個角度來講,西方實際上給我們壓力,它不願意看到這個行業在全世界的份額太大的過程當中,我們剛好國內從政策和我們自己的需求角度來講,應該強化我們應用的市場開發,所以我們的政策怎麼樣落地,我們的這種金融服務怎麼樣支撐跟上,確實對我們這個行業自身的發展和對我們霧霾和資源的環境壓力的解決,實際上都是提出了雙重和多重的需要。

主持人:接下來我們再跟您有一個問題問出,這個問題是我們微信平台的網友,他問的可能更多的是關心國內中小企業這種新能源企業未來該怎麼辦?我們先聽聽她的問題吧。

微信提問:劉總您好,我是網友「獼猴桃」。現在我們會發現新能源的發展受到很多的瓶頸的限制,一方面就是開發的費用非常的高,另一方面就是國家的政策規定並不是非常明確,我想面對這種情況,我們中小企業應該何去何從呢?

劉漢元:我還是告訴這位朋友,事實上我們還是認識問題,其實現在經過過去五年到10年的發展,我們已經從每一千瓦的裝機原來超過3萬塊錢降到現在的每一千瓦不足1萬塊錢,已經是非常好的清潔能源在資源好的發電成本只有6毛、8毛,而且是零污染、零排放的生產,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認為應用的條件已經具備,所有的問題都是我們的認識和落實的問題。


主持人:前面就是道路,但是你怎麼闖要靠你自己的實力了。繼續我們今天的兩會高端訪談《企業家說》,做客我們直播間的是全國政協委員、通威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元先生。接下來我們要進入到我們企業家說的一個非常有特色的板塊,叫做政商關係。來到我們直播間的每一位人大代表或者是政協委員都要經歷這樣一個問題的思考,問題是什麼呢?我先給您說說,之前在微信圈裡有這樣一段話說,其實是馬雲說的,他說他認為跟政府的關係是只談戀愛不結婚,不和政府做生意要保持一個互相獨立的狀態,但是另外一方的觀點認為,他們覺得政府和企業是兩根筷子,互相支撐誰也離不開誰,通過我之前採訪的幾位嘉賓來看,有的支持前者,有的支持後者,有的會提出第三種觀點,想問問劉總,您呢?在聽完這樣一段話之後,您覺得政府和企業之間,和企業家之間應該是一個什麼樣的關係?

劉漢元:其實在世界範圍內政府和企業參與主體之間都是一些很複雜的關係。

主持人:就是不能說用一種模式完全來概括。

劉漢元:很難用一句話來概括它,在中國背景下來講,我們的政府管控了很多宏觀政策一些政府的調控的措施,資源的調配等等,所以中國的企業在社會經濟環境當中面臨的政府關係會比歐美它們這些國家更加緊密、更加頻繁、更加深入,這是我們中國特別特色的政商背景。當然從長遠來講我們也覺得更多的可能要把握這中間的分寸,所以我們特別高興的是看到今天的政府工作報告裡面特彆強調我們未來的指導方針裡面談到,特彆強化市場在各種資源配置當中的決定性作用,這一點來講我是覺得政府放開該放的,管住必須和該管的,然後盡量讓企業在一個公平的環境當中去參與、去競爭,這樣中國的政和商的關係相對距離會更加明了一些,中間可能各種負面的東西也會減少許多,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中間密不可分,但是我們可能又要界線明確,有的說要親近,有的說要遠離,適當的距離我們認為是一種可能的必要,未來我是認為政府制定的條件、制定的宏觀政策,政府把控的市場配置資源的方式儘可能讓大家遠離政府也能做好事情,我們的市場經濟的特色就會更加鮮明,然後經濟發展的可持續性我估計也會更好。

主持人:其實政商關係就像您剛剛所說的,它的拿捏是非常複雜的一個問題,需要一個度,但這個度這個字又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你不能說用這種明確的條條框框告訴你說,哪一塊我該抓住你,哪一塊我該放手,但是我們可以看到,改革的大幕已經拉開了,我相信未來可能這塊的關係會由於更多的細則,這種更多的措施出台,會讓政府的關係更加的融洽,都創造出更大的市場的能量,還有另外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可能是我覺得對於很多的企業來說,在跟政府打交道繞不開的環節就是行政審批,您個人應該有很深的感覺,而且我們看到今天李克強也是說,今年要再取消和下放200項以上的行政審批事項,對於這樣的一種觀點,您個人的看法是什麼?

劉漢元:我是舉雙手贊成的,其實我們從過去30多年和改革開放一路走來,我們細數所有方方面面的這些主要幾個行業,無論是我們親歷親為的還是我們能夠研究和分析到的產業,凡是早放開讓市場真正去起決定性作用的領域,今天面對國際國內的競爭它都成長起來、成熟起來了,凡是我們放在襁褓裡面保護起來,放在政策堆裡面圍牆裡面保護起來的這些行業要不就是獲得了遲的發展機會,要麼就是今天我們都還在面臨類似比如說醫患矛盾、醫療設施嚴重不足等等這些問題,我們看每當一個行業放開的時候它就快速發展每當一個行業放開的時候,也許它有產能過剩的弊端,但是我們老百姓享受它的產品、享受它的服務的時候,我們都會發現成本低廉,然後得來方便,每當一個行業真正壟斷起來,管理管制起來的時候,它發展的機會相對就受到影響,所以這一點來講,我是覺得大家應該理清思路,更多的簡政放權,讓市場發揮更大的作用。

主持人:好,這一時段非常感謝全國政協委員、通威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元先生接受我們的採訪,謝謝各位,也謝謝劉先生,再見。

劉漢元:再見。

公司地址:台湾市福田區南園路68號上步大廈11樓    

沈坤專線:13825239378  郵箱:szakun@vip.sina.com

沈坤微信:szakun  公眾號:橫向思維(skhxsw)

電話:13825239378  沈坤

 

 

Copyright © 2014 台湾市雙劍破局市場營銷策劃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網友投稿請寄:szakun@vip.sina.com

網站編輯:沈坤

技術支持:百隆瑪網路